小杰生平(完)

這是小杰直到19年夏天的生平。不清楚他現況如何。禱告記念他。

 

 

我的人生重要決定和新的開始:人生的第三部曲

在2013年里我做了兩個對我來說非常重要的決定,第一個是關於我媽的。(按:同意讓媽媽結識新對象)

2013年里的某一天我媽認識了一些人,他們想給我媽介紹個對象,其實在之前我和我媽就說過這件事,她想聽聽我的意思,我倒是沒想什麼就同意了。

當然我媽的同事﹑朋友﹑還有院子里收發室的那個奶奶他們都問過我,要是有人要給我媽介紹個對象的話我會不會同意,我是這樣給他們說的:給我媽找個對象是一件對我和我媽都好的事。因為在我媽工作忙的時候能有個人幫我媽照顧一下我;第二是在我媽有個什麼頭痛﹑感冒﹑腹瀉的時候能有個人照顧;三是在我媽遇到一些事情的時候能有一個人幫忙出個主意。

雖然我給別人是這樣說,我卻不清楚自己為什麼會同意,覺得這件事是對的。過了很長一段時間我才慢慢的想到我當初為什麼會同意,除了我之前給別人說的那些原因以外,更為重要的是我媽為了我付出了這麼多,我不能再自私下去,我媽應該去開始一段新的生活。

我媽為我做了那麼多,而我卻只能借用這件事情來給她一些特別小的報答,這比起她給我的恩情根本就不算什麼。

 

在我完全決定這件事情之後不久就有人給我媽介紹了一個對象,我還記得那個叔叔第一次來我們小家的時候就坐在我家的沙發上,我就坐在他旁邊,而我媽坐在對面桌子邊的椅子上。他們聊了起來,而我就坐在一旁聽著,感覺有一些不自在。

後來我媽問我要不要去她辦公室玩電腦,我說「好啊」。其實我也有點搞不清楚,我媽她是看出我坐在那不自在了嗎?當時我也就沒管什麼就去我媽辦公室玩電腦了。而我媽和那個叔叔到底聊的怎麼樣我就不清楚了。

在這之後我見這個「大大」叔叔(在我老家的家鄉話中「大大」就是叔叔的意思,而阿姨的叫法是「娘娘」)的次數也慢慢的多了。比如說,大大叔叔的家人想跟我媽和我見個面,所以我們就去了他的家。

那一天晚上,大大叔叔的全體家庭成員都來了,不光有大大叔叔,叔叔的兒子和爸媽,他妹和他姐一家也在。我還是和上次一樣,吃完飯後我就去和叔叔的兒子去他兒子的房間玩電腦了。而我媽和大大叔叔他們就在客廳聊天。我和叔叔的兒子玩的也好,也聊了很多,果然還是和同齡的呆在一起痛快,也比較自在。

 

在那一晚之後我和我媽也去了大大叔叔家玩過幾次,還和叔叔的家人去過幾次火鍋店吃火鍋。有一次在春節的時候,大大叔叔來我和我媽的小家裡過年。那次我二舅也在,他是來給我媽把關的,順便也給我買電腦。我小舅舅答應過我,兩個舅舅一起付買電腦的錢。

最好笑的是那天好像是情人節,大大叔叔和他兒子來到我家時,一進門就給我媽送了一枝玫瑰,當然我一想就知道是叔叔的兒子教他這麼做的。

 

後來我媽她就決定和大大叔叔交往一下看看再作打算。叔叔他人很好,對我媽也挺好,對我也是好的沒得說。這麼給你說吧:第一點,你們也知道我這個身體情況,其實在沒遇到大大叔叔這個人之前我也擔心過,我擔心如果有人給我媽介紹了個對象,但卻因為我而不和我媽交往的話,那我就可能連死的想法都有了。但是大大叔叔卻沒有嫌棄我這種情況,還準備和我媽交往,這一點我真的特別感謝他,也很感恩。

第二點,我因為身體的原因而行動不便,很少有機會出家門,但是大大叔叔他但凡有什麼出門的機會,只要是我能去的他都會盡量開著車帶著我去。大大叔叔他帶我出門的次數也不少,他帶我和我媽去過我媽的老家一次;他還帶我去過他的老家一次;又帶我去外面和他的父母﹑姐姐一家﹑妹妹一家﹑我媽和他兒子們一起吃過幾次火鍋;他還帶我﹑我媽和他兒子去過遠處吃過一次飯。

第三點,叔叔他還給我買過東西,給我做過肉吃。他幫過我很多,但我卻無法回報。叔叔他的家人也對我很好,雖然叔叔母親也和其他老太太一樣有一些令人討厭的地方,但她會在我媽上班去時幫忙照顧我,有一次大大叔叔他在眼睛做過一個小手術,之後我媽要陪叔叔到北京復查,這幾天裡一直是叔叔的母親在照顧我。大大叔叔的父親對我也是真心的好,我非常喜歡他這個老爺爺,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我們一老一少就像忘年交一樣總是有聊不完的話題,我記得爺爺他還幫我上過幾次床睡覺,也給我做過幾次飯。他看我坐家裡沒事做,所以經常會給我一些打發時間的玩意,比如說收音機,磁帶機什麼的。有時候他還會在他那個能讀USB,SD卡的小電視上下電影和我一起看。還有叔叔的兒子也對我挺好的,我和他玩過幾次電腦,他還會給我他的手機﹑PSP﹑平板讓我玩。他還教我在電腦上玩足球和網遊。他又給我買吃的喝的。還有大大叔叔的姐姐也對我好,因為她給我買過衣服和書。

 

說說那一次大大叔叔他帶我和我媽去我媽老家的事吧,那次我們去我媽的老家是五一前後。我們去了小舅爺家等等一些人家,其中有一家還特意給我買了我愛吃的東西,我還拿著別人的手機玩了很長時間。

說說我小時候都在小舅爺家幹弓一些什麼吧,我在小舅爺家天天追著雞打,拿著石頭在核桃樹上打核桃吃,還把別人家的小狗借過來玩,小舅奶還從家裡殺了一只雞給我吃。

在說一下有一次叔叔帶著我去一家在其他縣城的大飯店吃飯,我遇到一個和我得同樣病的孩子,他歲數比我小,身體卻比我還要嚴重,但是他和我一模一樣的堅強,一樣的努力不放棄。我希望他和我能一直好好的活下去。

我又想起一件事,我們和大大叔叔一家去過一次山裡吃燒烤,那一次來了很多人。

 

我在2013年中的第二個重要決定就是令我開展新生活的決定(按:上福利院)。

這件事起因是這樣的,有一段日子我的心情有一些不太好,因為那兩天我的腿有一些疼痛,所以脾氣有一些不太好。我也沒把這件事告訴我媽,然後我媽就以為我是想我爸他們了。

於是我媽她找了她以前的一個同事,因為我媽的那個同事之前在青海省民族大學見過我爸,我媽就讓她那個同事給我爸他帶了幾句話,就說我想他了,讓他把我接到他那裡住一些日子。後來我還去和我爺爺他們見了一次面,吃了一桌飯,之後我就和他們說了一下我去他們那裡住一些日子的事情,然後他們就給我買了一件衣服,又給我拿了一些他們包好的餃子,晚上我在姑姑家住了一晚,第二天上午就回去了。

回去後我媽她有一些生氣,說:「你把他們沒吃完的餃子拿回來幹什麼,還有他們給你買衣服幹嗎?把衣服的發票放進去是在和我要衣服錢嗎?」其實我覺得我媽主要生氣的原因是她為我做了這麼多而我卻在想我爸他們,還和他們要東西,可能媽她想「是媽沒給你嗎?」所以我媽她才生氣的。

之後我媽她就把東西給還回去了,就放在我姑姑家門口。其實這個我也可以理解我媽她的想法,如果這是我的話我也可能會這樣做。過了幾天後,他們給我來電話了,說這幾天他們那的天然氣鍋爐壞了,等他們的鍋爐修好了再打電話讓我媽把我送到他們那裡。又過了一周左右,他們來電了,然後我媽和大大叔叔就把我送了過去。

 

我去我爸他們那裡住了差不多小半年,我爸他們對我還是挺好的,我一天想幹什麼就幹什麼,想吃什麼我爸他們就會給我做。在我哥哥沒來之前我一天不是看電視就是玩手機,要麼就是和我爸,我爺,我奶聊天。我跟我爸我爺還有話題可聊,而我奶總是問東問西的,要麼就是說一些我媽的壞話,搞得我很無語。我爸他在一所大學裡當保安,他值班的話就是我爺爺照顧我,我奶奶還是老樣子出去跳舞,她跳的時候什麼都不疼,回來後卻這兒疼那兒疼了。家裡什麼事都是我爸和我爺在做。

在吃方面我還是挺滿足的,我爸他每天下班回來都會給我買吃的,我爺爺他喜歡吃一些清湯類的面,而我和我爸就會吃一些其他的,比如拉面,炒面片,肉醬面片待,爸還會做肉給我吃。在生活方面照顧的也還算可以,不過和我媽比還是差一些,我爺爺他洗腳的時候也會給我洗一下腳,不過是我給他說了他才給我洗的。

說個實話在這小半年裡我只洗過四次澡,都是我爸給我爺爺說個時間後,等他下班再洗,其他的倒還好。我小姑她覺得我一天在家沒人陪我玩,所以等她女兒剛放寒假我小姑就到我爸這裡陪我,她女兒比起以前是沒有讓人那麼討厭了。但是我和她女兒不是太能玩到一塊去,後來我哥他從格爾木下來了,他好像是因為實在不聽我大姑的話才被我大姑父趕到格爾木的。

在我哥哥來的那些日子裡,我上大小便,上下床脫衣睡覺,洗臉洗腳他全都包了。我們兩人一起玩,一起睡覺,一起看電視,還會說哥倆間的私事。

等我大姑父也下來後我去平安住了幾天,我大姑還請我在西寧和平安的大飯台吃了兩桌飯。我們在平安玩了幾天後我們又回去了,在小姑家住了一天。

 

快過年的時候我哥哥他們一家去我大姑父老家過年去了,而我和我爸他們就在西寧過年。大年三十晚上我爸他去值夜班了,就我和我爺奶在家陪我過年。

後面我小姑一家也來了,他們在我小姑父的父母家坐了一會後就來我們這訪了,在初一晚上我們小姑她們一家又在我們那玩了一晚,過了幾天我們又在飯店吃了兩桌。一桌是和我小姑父的父母,他們是因為過完年後想兩家一起走動一下,所以就吃了一桌飯。而別的一桌飯是我爺爺當年在軍隊裡的老戰友請我爸爸吃的一桌飯。十五晚上我們和大姑一起過,我的年就這樣過完了。

 

年過完後我爺爺就打算要把我送回我媽那裡,我爸就說:「我兒子好不容易來一次,想等天氣好一點了帶他出去轉著玩幾天,再給他媽送回去。」我爺奶同意是同意了,卻把我爸叫到了房間裡好像說了一些什麼,我只聽見什麼不把我送走,夜長夢多之類一些很難聽的話。而且那幾天我爸的一些債主又正好找上門了。

等天氣好了以後他帶我去外面轉了幾次,之後就要送我回去了。後來我又托了幾天。就在這時候我媽卻帶了五千元帶放到了我工作的地方,說是他們照顧了我小半年的錢。

過了幾天他們又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用我的手機給大大叔叔打了電話,說了一些過份的話。以我的想法來看他們可能以為我媽給他們錢是因為那些債主就是我媽叫來的。他們想我媽肯定是不想要我了,所以才給他們錢。

 

那天早上我吃完早飯後就要準備走了,本來他們說是兩天後再送我回去,但沒想到他們當天晚上就說明天就送我走。我本想給我媽打個電話,但是當晚已經都十點了,再加上一大早就要走,所以就沒時間給我媽打電話。再說他們就想給我媽來個突然的,所以他們肯定會防著我打電話給我媽,在回去的路上他們還在給我說:「你回去後給你媽說,讓她給你打生活費,我們再來接你到我們那住。以後我們來照顧你,你媽只要付生活費就行了。」

 

到了以後他們就直接把我送到了我媽工作單位的院子裡,放到了收發室的門口。後來我媽就帶我回家了。我媽有一些生氣,我看的出來,可能是因來我回來前沒給她打電話的原因。又或者是因為他們背著我用我的手機給大大叔叔打電話的原因。

我覺得他們肯定是給大大叔叔說了什麼過份的話吧。問題是他們打完後還刻意的告訴我,我真是想不清楚為何了這樣做。這使得我不能跟媽媽說不知道這件事,但若跟媽媽說知道這件事,又沒法跟我媽說清楚。

所以我想不然就不提這件事了,就轉移了一下話題。後來有一天中午,我和我媽在聊我去我爸他們那樣過的怎樣,還有回來之前為什麼不提前打電話。我好不容易才給我媽說清楚,然後我就想要是再聊下去肯定就要說到那件事了。

到時候我怕我說不好的話又要讓我媽生氣了,所以我就給我媽說一下我回來之前他們給我說的,讓我媽付錢他們來照顧我的事。我也知道他們是騙我的,但在那種情況下這是轉移話題的最好方法,也可以看看我爸他們的真實想法。

結果他們連我的電話也不接了,再加上我覺得這幾日我媽好像有一種不太想讓我回來的意思,到了後面我媽就好像沒這種想法了。

其實我也可以理解,因為我媽也是個女人,在遇到這麼多事情後還是沒有不要我,還這樣的照顧我,再說我親爹也沒有做到一個爹的樣子。

 

我媽她要休息一段日子,所以我就決定要來福利院。但是我也有一些不滿意的地方,因為他們本來是要等過完年就把我送回來,而我是想讓我媽多休息一些日子,所以就和他們一拖再拖的多待了幾個月。然後我媽卻覺得我就沒想要拖一段日子,他們說回來我就回來了,我就是不想讓她多輕鬆一些日子。我就對這一點有一些不滿,包括我之後脾氣有一些陰沉也是因為這個。

 

總結篇

等我決定好要來福利院後我就給我媽說了一下,其實我媽也想過這個事情,但是沒想過會這麼早,而且還是我主動提出要去的。然後經人介紹我就決定了要來我現在所在的這所福利院。福利院的賈院長和薜主任還特意來到我們那邊來了解我的身體情況,後來我聽賈伯伯說我媽為了我,都給他跪下了。

 

過了幾天我和我媽去了醫院給我做了全身體檢,第二天早上我就出發了,趕在中午之前到達。到了之後我就先來我所在的樓層吃午飯,而我媽就去辦理入住。辦完後她就走了,那一天我媽因為不放心我,打了好多電話,我都快有一點不好意思了。

 

現在讓我來說正題,也就是在福利院的日子:我來到福利院後很快就跟上了這個大家庭。在這裡每一天都有安排,星期一到星期日都會走日程表,比如吃飯睡覺,今天幹什麼明天幹什麼也按照日程表走。

這裡的條件不如家裡那樣好,卻教會了我什麼是滿足。在福利院住得久了,我的性格也提升了很多。我開始變得成熟穩重,對人和氣﹑講理。很快就超過了院裡的其他孩子。我開始有了自己的為人處事的方法,也開始幫助其他孩子解決他們的脾氣﹑性格問題。他們也很相信我,有什麼心裡話也都會告訴我。

最重要的是他們不會因為我有父母就離我遠之,因為他們都是沒有家的孩子,有些孩子連自己是那裡來的﹑父母是誰都不清楚。

 

我的性格和任何人都能相處得很好,不管是其他孩子或院內護理人員﹑院裡其他工作人員及一直和福利院合作的香港人和他們在內地的工作人員﹑本地員工。當然還有來自外國的愛心團隊和國內的愛心團隊,都能聊到一塊去哦!

我差點忘了,還有香港的愛心團隊。

 

結果我就認識了好幾個外國朋友和其他不同地方的朋友。說到和別人的關係,我自從來到福利院就和院裡的人建立各種關係就像桃園結義一樣的兄弟情,還有知音知己﹑朋友﹑鐵杆哥們,乾哥哥(孫陽光)﹑還認識了幾個哥哥﹑姐姐和一個我喜歡的人。

再說一下我兄弟們,我和他們幾個的關係可以說是非常好,我們經常在一起玩,一起聊,一起看電影,一起說一些自己的想法。他們要是有什麼不高興的事﹑想知道的事,或著他們之間有一些矛盾,他們都會給我說,然後我就會幫助他們解決。有不高興的事我就開導他們,有問題問我我就會盡量的回答他們。他們之間有矛盾了我就出面讓他們和解。當然要是他們想讓我幫他們做一些事情我就會盡我所能去幫助他們。比如說:下歌,寫東西,借東西等。

 

他們幫我也很多,比如說:上大小便,拿東西,倒個水,洗個腳什麼的。他們非常的相信我,我在他們心理是一個脾氣好,講道理,講義氣,重感情的人。我和他們幾個的關係真的是非常好。

 

他們每個人都很有才華,讓我一個一個地說吧,和我關係最好的兄弟他叫周智理。他這個人的性格﹑脾氣什麼的都很好,就是不太會把自己心裡不好的事情表達出來。他們才華是很會唱歌,還學過一點功夫,還學過按摩。

和我關係第二好的是叫袁均,他這個人也是性格好,脾氣好,但就是太要強了,所以經常會被別人誤會。他的才華是這樣的,因為他的手有一些不太方便,所以他就學會了用腳寫字,玩電腦,彈琴。

還有兩個兄弟,他們是孫陽光和袁斌,他們兩個什麼都好,就是脾氣不好,所以會經常吵打。他們有一個共同的才華,就是跳現代舞。他們兩個的手也不太好,但他們同樣會寫字,彈琴,玩電腦。

 

我來到福利院後,身體的情況一年比一年差,每天都會過得很不容易,經常會和疼痛為伴。尤其到了晚上,那就更不容易了,因為睡我不太好,每天要是一不小心就會受傷,過了兩年後我的排便能力也退化了,每天都要用藥物(按:甘油條)才能排出,就連馬桶我也坐不住了。胃口也變得不太好,每天一到吃飯時間,剛開始吃的時候還可以,吃了一半後明明肚子還沒飽,就已經開始胃脹了,但是我還是會努力的把飯吃完。

我記得有一次我一個多星期沒有排便,搞的我飯都吃不下了。可能那次要不是我媽我就可能要上天了。我媽是用手一塊一塊幫我去出來的,不光是迢樣,我就連平時能做的事都快做不了,比如玩電腦,看書,上小便等等。有個別護理員因為我身體的原因外加我這個什麼事都往自己心裡放的要強個性而對我有一點誤會。

 

雖然我每天都過得很辛苦,但是院裡的院長和主任還有院裡的其他人都對我很好,他們每次見了我都會問我最近過得怎麼樣。

每次院裡的孩子有什麼吃的也會有我的一份,院方要是有什麼外出活動他們都會第一時間想著怎樣帶我去。

還有就是我那些兄弟,雖然他們因為用我的手機和外人要東西,令我手機被院方收走了,但是我一點也不生氣,至少我幫助了他們,還有我認識的哥姐們,他們都和我聊天,也都幫助過我。

還有幾個哥姐經常會和我鬧著玩一下什麼的,他們都很喜歡我。

我媽也是每周都會來看我,給我帶吃的和用的。他有時間比如過年什麼的,她都會帶我回去住幾天,尤其是那次國慶的時候我回去住了幾天,那幾天我和我媽聊了很多,我也把我想法告訴了我媽。還有前一年的春節我去了我爸那過了個年,讓我意外的是他們那年什麼都沒有問我,讓我好好的過了個年。

 

我還在福利院找到了我相信的東西和事,也就是我的信仰。

總之我現在過得很努力,也很自信,因為我不是一個人,我有我認識的所有人的支持和我媽對我最無私的關愛。

這就是我人生的第三部曲……

作者

Moses Cheng

Moses Cheng@Christian Gospel Disciples' Church Yahweh's people

One thought on “小杰生平(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